<body> 村上村述

  • 泓色の翔翼
  • 慈祥の面包
  • 晴天の部落
  • 恶男の日记
  • 出赛的芳香
  • 杰克琳部落
  • 俊达の游记
  • 懵懂の古典爱爱
  • 是男是女梁秀明
  • 鸡蛋或激荡の丽丽
  • 九月 2007
  • 七月 2008
  • 八月 2008
  • 十月 2008
  • 三月 2009

  • 王菲《怀念》
  • 2009年3月2日星期一
    我终于做到了

    之前

    之后




    2008结束的前10多天,我终于圆了10多年前一直想做的那件事。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天的到来。我相信吸引力法则,为了兴趣,我勇敢争取我要的东西,于是我往前方的梦想迈进了一大步,成功就在不远处。

    自从学了专业化妆之后,我才惊觉原来化妆品真的是上天赐予女人最大的恩物。男生化了妆之后顶多遮些瑕让本身看起来有神气点,而女生化了妆之后则可以是天渊之别。一直以来对化妆品的认识不深,但上课了之后无法不强逼自己增加对化妆品的认识。学院里头的美女比比皆是,哪怕没有天生丽质,也是气质美女。化了妆之后更是亮丽逼人,个个都摇身一变成为大美女呢。(PS:随文附上我的第一个作品)

    所以我很抗拒女人跟我说她不喜欢化妆;懒惰化妆;没有去哪里化妆来zomok;我喜欢自然的自己等等屁话。你可以不喜欢浓妆艳抹,可是基本的化妆知识还是要懂的,因为你必须无时无刻在不同的地方尊重场合,尊重自己。

    不得不提的是,我最近还挺抗拒那个黑兰氏鸡精的电视广告的说,广告里头的那个sissy化妆师埋怨迟到女歌手说“再不来就别怪我不跟他化个亮丽的妆了!”结果女主角甫出来他就以一副娘爆的表情跟动作将化妆扫给丢了。虽然男化妆师大都很娘已成为不争的事实,然而也不是100巴仙吧,娘不娘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手艺还有创意。况且,不娘的我相信都无法成为知名化妆师咯,总不可能叫那些雄赳赳的建筑工人来当化妆师吧?哈哈!

    我没有过人的天分,但我对它的热诚是更胜生活上的一切,最起码挨了8小时的工作之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去上课也丝毫没有半点埋怨,也不会觉得累。我佩服自己,我真的做到了。期待9月17日的到来。。

    posted by aLvin Ler at 上午12:18 6 comments

    2008年10月11日星期六
    母爱真伟大

    可怜的95岁外婆


    相隔3974400秒,我终于重新更新我的部落格。这次是以一般的平静心情去写blog,原因无它,熟悉我的人大概都知道近期有太多太多不好的是事情发生在我和我的家人身上。

    病痛是我们无法避免及预知的,尤其当有家人病倒的时候,那种担心的心灵确实难受。前阵子我妈病倒了,足足2个星期都躺在病榻上足不出户,原本身子就不太强健的她病倒期间,作为儿子的我基于要在城市谋生而远水难救近火,让我感到好不内疚。最让我感动的是, 95岁高龄的外婆无时无刻都陪伴在妈身旁,不分昼夜地照料,为的就是希望女儿能早日康复,不必再受病魔的折腾。

    两个星期以来妈算是挨过了生病的苦难日子,纵使瘦了好几公斤,但总算可以行动自如,出外买菜等。原以为可以放下心头大石,暂时不必为此而担心,谁知外婆却在上周妈病好了之后在住家摔了一跤。

    年轻人跌倒都必须承受皮肉之痛,更何况是老人家?老人家骨骼不好,最担心就是跌倒。外婆连续好几天在床上无法进食无法行动,直到本周一送她入院之后,情况才稍微受到控制。
    连续2晚的加护病房,让我见识到生病真的很不好受。外婆在病床上直嚷要回家,不要呆在医院。虽然她全身痛楚,可是她见到我却仍然不忘交待我要关心工作,要孝顺父母等,让我觉得整个心情麻麻的。

    外婆有6男4女,全都已经晋升为祖父祖母级人马。外婆这次病倒入院,连续一周在院照顾她的就只有刚病愈的妈妈,其他的都怎么了?年老无力?或认为外婆已经一把年纪了,万一有什么冬瓜豆腐的话也都无所谓了?其余的女儿白天来探访了之后就拍拍屁股回家去,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有一天同样情况会降临在他们身上的时候他们的孩子会一样地给予同等的对待

    同样的,某人对外婆的病情不闻不问,事不关己地照旧进行本身的日常作息。他这种忘本的恶行,让我觉得没有必要再尊敬他。我知道有终一日,他躺在病床上,我们也不会去探望他!!
    我不敢说妈妈是最好的女儿,但我却敢斩钉截铁地说她是最乖的女儿。虽然自己才刚病好,但是却毫无考虑自身健康问题而连续六天都呆在医院照顾自己的母亲。她的脸色苍白无血色,我担心外婆病好出院了,哪怕妈已再次病倒。

    虽然一把年纪,可是外婆平时给我的感觉一直都很坚强,而且就算有什么病痛都不会轻易说出口。要不是这次真的情况严重,相信她也不会入院。我感受到她身体的痛楚,在床上痛苦地呻吟,妈妈就半哄带骗地哄她入眠,安慰她说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我突然回想起我小时候妈妈也是这样地哄我入眠,举凡我有什么身体不适,妈一定是家庭成员当中睡得最少的那个。回想起这幕,我竟然有种想要流泪的感觉,然而我的眼泪却只在眼眶里头打滚,始终都没有掉出来过……

    衷心祝福妈妈和外婆永远安康。

    posted by aLvin Ler at 下午1:00 6 comments

    2008年8月25日星期一
    她叫我Koko


    好一位让我暗爽不已的小妹妹



    记得曾经写过一篇关于八字辈的文章。文中道出时下八字辈一些不好的东西,像不守时,做事情没有交待,不懂得人情世故等等 ,文章出来之后就接到许多八字辈一族的极大反映,大家都急跟我说:我不是你所指的那样,我不是,我不是!

    之所以早前会那么气愤地写出那篇批评八字辈的文章,并不是因为他们得罪我。而是因为我接触的一些八字辈真的还蛮不行的,我看不过眼他们的所作所为,所以才会有感而发。

    前阵子又认识了一个八字辈T,基于T的健谈,加上我的友善,所以我们才认识一星期就很Click,还满喜欢T这个人的,所以每次聊天都是天南地北地无所不谈的。T的善解人意,让我觉得其实八字辈也不完全像我 所想的那般不OK啦。每个字辈的,都其实有着好人的。

    我承认上了30岁的男人就不得不认老,尤其是眼角上的细纹,还有脸上因为经不起岁月的洗礼而留下的痕迹。有人说这是男人魅力的开始,可是我倒不认为。没有学识没有内涵没有金钱,光有几条烂皱纹的男人会有魅力到哪儿去。

    从来都不会 有怕老的感觉,直到上了30岁之后,还有就是当看到新同事一个比一个小,还有那些八字辈甚至九字辈的不断涌现。

    “上了年纪”的男人其实还蛮介意被人家叫Uncle 的,我也有点小介意,然而还蛮值得庆幸的是至今仍没有被人这样称呼过。

    那天搞活动的时候,大伙儿闲着没事做的当儿跟一位三岁小童玩乐。我承认我童心未灭,一把年纪了有时还可以跟孩童玩得不亦乐乎(绝非娈童症)。后来让我竟从该孩童口中听到本年度最好听的一段话。简单的一句话,由孩童口中道出,出奇地亲切、爽朗。

    那位小妹妹说:Koko,你看这个东西美不美?

    是Koko耶!是Koko耶!

    我很肯定她母亲没在旁指导她该如何称呼我 。原来,我还是归纳于Koko的类别。心中一阵暗爽,久久都不能自己,哈哈!小孩子是纯洁的,小孩子不懂说谎,还有小孩子绝对分得清楚什么人应该称呼Koko,什么人应该称呼Uncle的,哈哈!

    目前没有人叫我Uncle,现在没有, 希望以后也不要那么快有。哈哈,还在暗爽当中……

    posted by aLvin Ler at 上午12:08 14 comments

    2008年8月22日星期五
    老处女


    老,其实并不可怕。老,却要沦落到当起老处女的,而且是性格难搞,人见人憎的那种,才真正的让人吃不消!

    其实也不想一开端就写那么难听的话,可是在这寂静的夜晚,整理思绪回忆过去的当儿,脑中却闪过了一些让我耿耿于怀的烂记忆,所以才再次在这里以文字抒发我此刻不安的心情。

    我这一生中曾跟过两位老处女打工,这难以磨灭的可怕回忆至今仍历历在目,我答应过自己再也不会有第三个老处女老板, 是绝对不会!生平中的第一个老处女上司是98年时候的X女士 ,她的臭脾气还有不知所谓的性格在圈中早已出了名,跳槽过去她公司打工的当儿就有人再三奉劝我要三思,因为她“唔系人咁品”。我一笑置之,并觉得只要我不做错事,莫说是老处女,就算是老太后我都不怕。

    结果,就这样6个月过去了, 这6个月的恐怖日子,真的很难挨,难挨得让我毕生难忘。这位可怕的安迪除了脾气臭,喜欢逼下属吃死猫(有功自己领),没有料还要打肿脸皮充胖子,再来就是斤斤计较,还有.......(下删2000字)。最生气就是有一次我们的歌友会派票活动,整个媒体的派票分配数量明明就是她安排我办事的,结果出现差错的时候他就直指我办事无能,还要我买水果篮到报馆一家家道歉。

    最让我觉得她冷血的是,有一次我骑电单车上班途中发生意外,全身擦伤。她看到伤痕累累的我回到公司却一声慰问都没有,反而责备我没有在早上就将文件给送去电台!试想想,稍微有人性的上司看到下属全身伤甚至手上的血还在滴,是不是应该赶快开车护送下属去医院?

    六个月后的某天我决定不干了,心想离开这恐怖的老女人之后到其他领域重新开始, 谁知道她竟然发送传真到各大报馆杂志及唱片公司,说我这个人已离职,从此以后我在外头的一些勾当将与她无关。她的举动似乎是要致我于死地。我没有贪污更没有盗用公款,为何她要那么绝啊?许多关心我的唱片公司高层甚至还打电话给我,问我到底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不然她怎么要那么对待我。

    室友还因此而想为我争回一口气而到她公司去找她理论,结果跟她闹得不欢而散。当时的我很沮丧,辛苦念了2年的新闻系难道就毁于一旦在这臭老处女手上?还好我当时的恩人梅香姐不惧一切,大胆地聘请了我,让我感到好不感动。

    所谓人善人欺天不欺。那老处女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该公司在她的接管下经营不到5年时间就“执立”,在大马彻彻底底消失,这除了应证她的无能,更是老天爷对冷血的她所作出的惩罚。

    十年前的她差不多4张,今时今日的她也已经5张没得找了!知道她至今仍然没人要,是我这上半辈子最值得开心雀跃的事。也许早前从莎朗史东身上学到的那个英文生字《Karma》正适合套用在她身上吧。

    有个可爱的朋友叫我别耿耿于怀了,帮我诅咒该老处女的处女膜继续保留下去,直到厚到可以拿来当橡皮檫,哈哈,够绝!我自认贱嘴,但仍要对她的毒舌甘拜下风。有人说老处女其实很可怜,因为她们得不到男人的爱。其他的老处女我也许会同情,但我不会可怜这一位,甚至很想跟她说:You deserved it!

    我不想在这里一竹竿打翻一船人,其实身边也有一些很好相处的老处女生意伙伴,她们都很照顾我,而我也在她身上学习到不少宝贵的知识。所以我不否认老处女的当中其实也有好人的。唯独这一位让我曾经连睡觉也会发恶梦的老处女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也许现在的我日子过得并不算太好,但起码我没有欺负过任何人,我过得安心,也不必担心自己最后的那...两...年......



    PS:至于另外一个老处女上司,下回分晓。

    posted by aLvin Ler at 上午2:57 2 comments

    2008年7月29日星期二
    又是生日


    又是生日。365天才一次的生日。


    友人说他过了30岁不再庆祝生日了,因为接受不了蛋糕上的蜡烛一支比一支多。


    我则认为过了30 依然可以庆祝生日, 只是没有像18/22时期的疯狂大事庆祝而已。


    每年的生日都一定不让自己工作,因为不想在生日当天也要为繁琐的公事而烦,更不想在生日当天与“恐怖物体”共处一室。当然,我还有些很可爱的同事,第一年收到同事的礼物,让我惊讶万分,因为在我的字典里头, 同事只是共同处事的人, 并不会关心你6点以后所发生的事情,可是这班同事让我感受到人间温暖, 跟以往哪些一旦辞职了就会Blocked掉他们MSN的同事有大的不同


    不过, 让我感动的是平时懒洋洋的室友竟然还煮了面线蛋给我吃。(附:福建人有个习俗,在生日的时候一定要吃两粒蛋加一碗面线。)虽然今年没有吃到由妈妈煮的面线蛋,但还好有个好室友那么体贴地对待。


    谢谢那些12点一到就立刻给我生日简讯的朋友;谢谢那些为了要早睡而提早简讯我的朋友;也谢谢那些隔天一早就简讯来吵醒我的朋友,更要谢谢那些鲜少见面却每年都风雨不改地在生日简讯我的朋友。谢谢啦。

    posted by aLvin Ler at 下午6:11 7 comments

    2008年7月24日星期四
    好一个陈赛芳

    是僵尸还是丧尸?
    我好像破坏了她的自然
    林老师别吃醋,我是被逼的。


    是的,每个人的生命中总会出现一些他们认为值得结交的朋友。

    我不算帅,口甜舌滑的功力也好不到哪里去,可是一些很要好的女性朋友还是有的。

    也不知道如果跟这位陈赛芳小姐开始熟络起来,但对她刚来学院上课的那一刻,红色L Size T恤加蓝色落色牛仔裤的“月巴”样子,至今仍然历历在目。她的干脆豪爽直接, 跟我的Lansi及不羁简直就是一拍即合,从早前的不是很喜欢对方到现在成为好朋友, 当中可要多得珍珠花园嘛嘛档的鸡蛋不少。

    要不是你教我如何将吃了的鸡蛋壳丢进草丛以省了那区区的50仙;要不是你牺牲你的有翼卫生棉与我及小鱼一块研究;要不是你教我抽烟;要不是你与我在宜家扮角色对换,相信我不会拥有如你那么真诚的一位女性好朋友。

    是的,《Secret》那本书里头所提到的Law of Attraction,如果你心里头一直想着好的东西及想见到的人,很有可能下一秒就会见到他,因此你跟我那天在宜家的巧遇一点也不算突然。看到你和林老师的恩爱我也觉得老来安慰,也感叹为何河内的避孕套都不是用米做的, 不然那次河内之旅后,相信我也已经喝到你跟林老师的那杯喜酒了。

    突然想起上次在林老师studio所以拍的一系列照片,你的丧尸扮相果然不是一般的赞,现在就给它再次重见天日一下。我们缘起不灭呗。

    posted by aLvin Ler at 下午5:11 4 comments

    2008年7月15日星期二
    砸烂收音机


    “哇劳...老板娘,这根葱怎么卖我酱贵啊?”


    “哇劳...叫你3点来,你敢敢跟我5 点才来,你不如不来?”


    “哇劳...你穿的这件裙子实在很不行咯!”


    以上的“哇劳”对话如果出现在巴刹或街边咖啡室,这一点都不会出奇,可是出现在讲每句话都要求咬文嚼字清晰的电台DJ口中,确实会让人汗颜。

    素来都没有欣赏过任何一名本地的DJ主持人,因为(大多数的)他们没有墨水、没有内涵却要扮清高。今天就在某电台听到某位DJ在主持节目时与听众分享她的旅游经验,间中她不知道错了那条神经, 竟然用“很用力地旅游”去形容自己的旅游心情。我念书不多,中文程度也不高,可是我确定不能用“很用力”来形容旅行。 还不止,她还在节目上还“哇劳”个不停,似乎怕死人家不知道她是kampung出来的那样,让我听得鸡皮疙瘩掉满地。

    印象中,以前要当DJ总要考个什么文凭,或接受些什么培训课程的,之所以说现在的DJ不专业,是因为部分中的他们没有接受相关培训,他们只要随便参加个什么新秀歌唱比赛出来的,就可以开麦折磨全马人的耳朵了,拜托! 如果这些人才都可以当名DJ, 那陶子,吴君如,黄子佼又是什么啦?

    怎么本地的DJ会烂成这副德性啊?请在我砸烂自己的收音机之前赶快回去属于你们的火星吧,或许火星人比较不注重你们的专业水准,地球人的要求绝对非一般的高哦!

    posted by aLvin Ler at 下午3:57 3 comments

    2008年7月11日星期五
    重生


    呼,距离上次写blog是去年9月份的事了,是我的惰性还是少了想要与人分享或赤裸裸让人知道内心世界的意思?我不晓得,总之我这人做事就是跟着感觉走。


    重生了,REBORN,但不是脚底按摩那个REBORN。而是村上村述的重见天日。我说过我喜欢紫色,所以这个紫色的部落就酱子就诞生了,透过丽婷和泓翔的帮助,村上村述才有这一款面貌。要再一次谢谢他们俩咯!

    别指望可以在这里看到文皱皱的我,我也不会写诗,不然我早就成吴克群了。这里有的也许是我对某些身边小人的不满,或对社会的"肚懒",有人说我写的东西愤世嫉俗,可该人就是喜欢看我写的东西,好矛盾!


    2008年7月11日,我依然还是那个愤世嫉俗的我,怎样?哈哈。

    posted by aLvin Ler at 下午4:32 0 comments

    2007年9月26日星期三
    你的生日,我是记得的!


    昨天是你的生日。我无法在亲爱的你的身旁为你庆祝,有点内疚,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我知道你一点儿也不介意。除了你未曾介意过,最大的原因可能你根本就不知道你的洋历生日其实是9月24日。你的农历生日是七月卅日。我是记得的。

    虽然我见朋友、见同事、见老板、见好人、见衰人等的机会都比见你来的多,可是我的心里一直都有你的存在的。相信我,好吗?

    近来常听你向我述说周遭的问题。因为他的不生性,令你担心得眼泪都掉了下来。那天听到电话那端的你,战抖哽咽的声音,我知道你在哭泣。我很是心痛,要不是那刻的我身处办公室上班,其实我的泪水也会跟着掉下来,那刻的我痛得想哭,却傻傻地笑,务求我的淡定,能暂时舒缓你不开心的心情......

    别想太多,也别理会他太多了,隔邻三姑六婆要炫耀就由得他去做吧,人家的儿子一个月登上多少份报纸,一年赚几位数那是他家的事,我始终觉得人是无十全十美的,再厉害的人都一定有他的缺点,还有不足的地方。我也觉得,由别人口中说出的赞美说话,远比自己大赞自家孩子有多聪明多厉害来的有价值咯。(PS:我不喜欢吃葡萄,所以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酸葡萄”的道理!)

    我知道你根本就看不到这篇文章,也不知道什么叫部落格。有人认为我应该直接向你透露心中想说的话。我则觉得,温暖的话,未必要直接向对方说出口,那才叫有意义的。

    虽然朋友都说你还很年轻,但我觉得近几年来你确实老了,你要多保重。我祝你开心天天,健健康康。当然,我知道你最希望能实现的就是中万字。小赌确实可以怡情,但我希望你还是能把我给你的钱拿来买些吃的,还有穿的,那比较实际。还有还有,我记得你十分爱吃蛋,但你知道吗?蛋黄胆固醇高,不宜多吃,还是吃蛋白就好。我不是阻止你的饮食自由,而是,我希望你健康。

    我爱你!生日快乐!

    posted by aLvin Ler at 上午12:54 0 comments

    2007年9月23日星期日
    可怜的cookies饼




    我不小器,却十分之记仇!对于那间令我连睡觉都会发噩梦的前公司,还有那两位所谓的大头GM还有MD,至今总是心有余悸的。


    原本不想在这里提起这时常让我发噩梦的难忘回忆,但既然Space Live 空间多得很,再加上世上有如此这般可怕的人,如果我不在这里警惕一下世人,我担心他日我双脚伸直之时,我的子孙后代甚至会怪罪于我为什么不说实话。

    要不是早前混了七年的那间公司不掂,要不是年纪大了不想继续追星,要不是Joe的好心介绍,要不是……(下删300字)相信我也不会“有幸”到该公司上班,然后渡过了人生中最难以磨灭的160多个日子。

    那所谓的GM(俗称“秃头狗”),三十来岁就攀上该职位,不得不因为他的努力而写个服字给他。面试我的时候,对他的感觉其实还挺不错的,原以为他是个通情达理的好上司,我脑袋更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幕幕我在该公司捞得很不错的完美画面。然而现实却让我不得不狠狠地掴自己一把,然后随即附送一句:“幼稚!”

    不是好人,自以为是,不关心下属,没有领导能力,常在开会时露出不雅的体毛等,由他领导的公司没有系统,乱糟糟的工作程序不是让我觉得懊恼的理由,真正让我无力的是为什么他一天到晚都板着个脸。是全公司的下属都是他的仇人?是某人欠他500万?还是前晚他的枕边人无法满足他以至心理失调?( ß该可能性不高,因为他不可能那么强可以Hari Hari Mau!)

    他没有指导过我任何东西,经验浅薄的我承认没有办法做足100分!但有做得不好的地方有必要三天一小骂,五天一大骂的吗?当年你也是从低做起,你也不是一生出来就是经理的,好吗?你说过我在该公司所做的每件任务对你而言都等于零,我都会一直记着!直到你死为止!!

    另一位同样可怕的MD( 俗称“大马韩玛莉”),可怕指数高达百分之99.9。Old Virgin Lady难相处已成为不争的事实,然而她的难相处是非一般人所能够承受得了的。脾气臭,EQ低,缩骨,没有耐性,没有料,没有脑袋,没有内涵,不重视下属意见……(下删500字)。我承认我没有三头六臂,我满足不了你,当不了你的狗下属。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位下属,同样的,我也从未曾欣赏过你!

    你的没有耐性,让人觉得一个吃到40来岁的人原来是难麽的可笑。你临时临急吩咐我写一篇稿,而且10分钟内就要交货!我急忙搁下手头上的东西,整理思绪酝酿灵感去写稿,但你却在10分钟内拨打4次电话来催促我,扰乱我的心情。试问,换个角度跟身份,如果是你,哪怕我给足60分钟你,我都不认为你可以交出好的文章咯,笨!!!

    没错,你在公司是女皇,但不代表在外头也具有同样身份!上次去餐馆吃东西,侍应生只不过不小心轻轻地勾到你的“玉体”一下,你即刻大动肝火,对人家破口大骂,以为自己是该餐馆的老板娘似的。Hello!人家也不是故意的,而且还向你说了对不起,你还想怎样?遇到较鲁莽的一些侍应生,一拳过去让你四脚朝天,然后再向你赔不是,那又怎样?

    这一切还不算什么,最经典的还在后头。话说今年的公司年宴在知名日本餐厅JOGOYA举办。临走前,秃头狗竟然左手捧一盘Cookies ,右手捧一盘蛋糕。(附注:JOGOYA 的COOKIES出名新鲜好吃,而且是现场烘烤的)我以为他打算吃了该饼干再离开,谁知大马韩玛莉准备了两个塑胶纸袋,将饼干蛋糕全都倒进里头,再说时迟那时快地将纸袋丢进其中一个同事的包包里头负责“运货出境”。该同事非但没有一丝难堪的表情,反而很乐意地帮忙。所以说,有什么样的主人,就自然有什么的狗!我无言。

    成功“运饼出境”之后,各个方面既安心又开心,只差没有摆出个GIVE ME FIVE 的手势。因为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头他们的下午茶都可以品尝美味的COOKIES!从这一幕,我见识了人性羞耻的一面。我脑海里头自然浮现了两个足以形容他们的字眼,那就是“CHEAP”还有“呸”!我承认某时候的我常会看不开一些小数目,而且很喜欢讨价还价,但还好我没有办法允许自己在高级日本餐厅做出如此这般不高贵的举动咯。

    这一幕幕已成为过去,也逐渐地在我脑海里头淡忘,现在想起也只不过“得啖笑”而已。要不是今天心血来潮想更新Blog我也不会重提往事。这里要再一次澄清:我不是小器,我只是记仇!切记!切记!

    posted by aLvin Ler at 下午11:35 2 comments